• 公司动态
  •  首页  公司简介  企业新闻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动态 >

    hg0088:犯人被误查“艾滋病”后关特殊监狱

    时间:2016-04-19 17:5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刘建国是河南洛阳新安县人,2005年因犯罪在三门峡监狱服刑,其血清经三门峡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是阳性,2010年起和另一名艾滋病狱友关押在一起,2011年开始服用抗艾滋病药物。2012年3月,驻马店疾控中心再次对其检测,发现HIV-1型抗体阴性。此事给刘建国
     
      刘建国是河南洛阳新安县人,2005年因犯罪在三门峡监狱服刑,其血清经三门峡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是阳性,2010年起和另一名艾滋病狱友关押在一起,2011年开始服用抗艾滋病药物。2012年3月,驻马店疾控中心再次对其检测,发现HIV-1型抗体阴性。此事给刘建国及家人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
     
      去年1月,刘建国出狱后,多次找三门峡监狱和三门峡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协商未果。三门峡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接受采访时否认误诊。目前,河南省三门峡监狱暂未就此事回复。
     
      刘建国今年57岁,家住河南省洛阳新安县铁门镇薮山村,其年轻时当过两年兵,后来在家务农,结婚后育有一双儿女。
     
      1991年7月一天晚上,刘建国父亲和同村村民因为纠纷打了起来。刘建国和家人跑去帮忙,混战中他打死了人。刘建国怕被抓,连夜乘火车逃跑到了新疆,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安顿下来,平时靠打零工维生。
     
      出事那年刘建国32岁,家里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大儿子7岁,小女儿才刚4岁,留给妻子一个人照看。
     
      逃亡的日子并不好过,很多次一听到警车来,刘建国就会躲在屋里不敢出去。直到1996年,刘建国才敢和家里人联系,他妻子带着儿女到了新疆,一待就是8年。
     
      14年后,刘建国被民警抓获,从外地带回老家,后当地法院判其有期徒刑15年。2005年5月,刘建国被送到了河南省三门峡监狱服刑。
     
      “我患有艾滋病。”刘建国说,他得知这个消息后,当时就蒙了,眼前一黑,差点摔倒。但看着检测报告单上血清被检测为阳性结果,他又不得不相信。
     
      据刘建国回忆,2010年3月,三门峡监狱医院院长、生活科科长等人员告诉他,说他患有艾滋病,并与同样患有艾滋病的王成另行隔离关押。刘建国说,当时他在检测报告单上签了字,并按了手印。刘建国说,监狱医院早在2005年11月就已拿到检测报告,次年又得到再次确诊。其间,他们隐瞒了5年。平时和正常的服刑人员关押在一起,“直到签字时候,我才知道详情。”
     
      之后,刘建国找到监狱医院,询问为啥不告诉他。刘建国转述说,医院当时担心他压力大,没告诉是为他好。刘建国说,此事监狱通知了他的家人,新安县疾控中心还专门派人到家里,对他家人进行了抽血化验。
     
      在同一监狱服刑的鲁尚说,那时整个监区都知道刘建国得了艾滋病,大家都有意无意躲着他,恐怕传染到自己身上。刘建国提供的HIV抗体确认检测报告单显示,10月31日检测为阳性;11月7日检测为阳性。结论HIV-1型抗体不确定(±)。报告日期为2005年11月8日,左下方盖有三门峡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印章
     
      刘建国说,他在三门峡监狱又坐了5年牢,其间,王成因患有艾滋病被家人保外就医,只剩下他一个人。当时,他也想让家人把他保外就医,可是家人不想让他回去,并告诉刘建国还不如死在监狱。
     
      2011年5月底,刘建国被送到驻马店一个专门关押艾滋病人的监狱,和多名艾滋病人关押在一起。刘建国说,整个监狱艾滋病人大概有60多人,大家都吃住生活在一起。那时,一个月理两次头发,有的病人头上长满了脓包,不小心就会划破。有钱人自己买推子,没钱人就共用一把剃头的推子,大家轮番推头。除此之外,刮胡刀也一样,有的也是共用。“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还有更可怕的现象。”刘建国说,他和狱友在一起玩时,有时自己的皮肤会被对方抓破,“还好老天长了眼,没被传染上,否则到哪讲理去。”
      刘建国说,从2011年6月底开始,他还被服用抗艾滋病药物,随即出现腹泻、呕吐等症状,服药时间一直持续长达7个月。刘建国被疑患有艾滋病一事,后来有了转机。
     
      2012年3月,驻马店疾控中心对刘建国重新化验后出具了检测报告,确认他HIV抗体呈阴性,刘建国得知后高兴坏了。至今他也想不明白,三门峡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报告结果是怎么出来的。
     
      刘建国提供的另一份2012年3月22日报告单显示,送检单位豫南监狱,送检标本是血清,结论是HIV-1型抗体阴性。
     
      去年1月底,刘建国刑满释放后出狱。刘建国说,他没有艾滋病,为何检测结果是阳性,并和艾滋病人关押一起,服用抗艾滋病药物。出狱后,刘建国先后多次找到三门峡监狱和三门峡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讨说法未果。刘建国说,三门峡监狱称,报告是三门峡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与他们无关;而三门峡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称,血样是三门峡监狱采集送检的,他们只对血样负责。为了证明清白,去年5月11日,刘建国在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再次检测,其结果仍为阴性
     
      从2005年刘建国被检测出抗体阳性,到2012年HIVB1型抗体阴性,7年间,刘建国的人生彻底改变了。
      “我试图自杀了两次都没成功。”刘建国说,他服用长达7个月艾滋病药物,先后出现腹痛、疱疹、脱发等症状。当年他想死的心都有,处处受歧视,家人也不要他,他对生活失去希望。一次,他把药用筷子往喉咙里捣,想尽快结束生命;另一次是想跳楼,被狱友发现及时救了回来。出狱后,刘建国找工作受阻,对方听说他患有艾滋病,都不敢要他,他只能靠低保维持维持生活。
      不仅刘建国自己命运得到改变,就连他的家人也受到影响。得知情况后,刘建国近80岁的父亲一气之下卧床不起,最后含羞而死;其妻子患了抑郁症,整天以泪洗面,不敢出门;儿子当时正在谈对象,也分手了;女儿和女婿多次吵架闹离婚。
      刘建国的妻子侯女士说,本来丈夫坐牢就不光彩,又被诊断出艾滋病,在农村得了这样的病,谁能受得了。“在村里都抬不起头,大家指指点点,见到我就躲着走。”
      对此,刘建国邻居玉凤证实说,两家仅一墙之隔,之前挺好的邻居,得知刘建国患有艾滋病后,就和他们家人再也没有来往过。多名村民称,大家都知道刘建国得病的事,都不敢和他家人往来,“怕被传染上。”
      蕨山村支部委员会出具的情况说明显示,“我村村民刘建国患有艾滋病,很多人都知道,家人受到影响很大,以上情况属实。”后面盖有公章和部分村民的签名。
      4月14日下午,记者陪同刘建国来到三门峡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一名姓赵的工作人员称,他们否认误诊,并称当时三门峡监狱采血送过来的,他们只是接收,并未见到刘建国本人。
      第一次检测阳性,隔了几个月后,又重新检测了一次,还是如此。赵先生表示,他们对其检测的结果负责,但是不敢保证中间的环节有其他因素,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们也不清楚。目前已经到诉讼程序,有些事一时半会儿解答不了,等具体到27日开庭再说。、

    本文来源:http://www.tiegongzhang.com城子河区连荣彩钢瓦摊床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hg0088.com:女子被渣土车撞飞